二哥,多谢你为小弟创造的机会,到了地府你可不要怪我,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86
  • 来源:人人玩人人添人人澡mp4

  二哥,多谢你为小弟创造的机会,到了地府你可不要怪我,哼!三王爷嘴角残存着一丝冷笑。

  跟着逃荒的难民走了十余日,冰筠终于来到了昆仑国的边缘地带。这时从身后过来一中年妇人,弯腰指着面前的山说:“孩子啊,翻过前面的山就出了昆仑国的边境。再往前是三不管,那是通往燕国的必经之地,里面聚集的都是些山贼土匪和刺客,你这么小个孩子,唉!”

  冰筠感激地看着她:“张婶,谢谢你这些天的照顾,等我找到亲戚,一定会报答您的。”

  张婶轻抚她的头:“傻孩子,我们都是些逃难的人,你也怪可怜的。去叶城的路要在此处往北走,看来在这里我们就要分离了,孩子,要不?”

  冰筠摇摇头,婉拒了张婶的好意,陆陈告诉她,离昆仑国越远越好。

  张婶无奈,从怀中掏出几块零碎的馒头,悄悄地塞在了冰筠的衣服里:“孩子啊,你路上多加小心,经过三不管时一定要走无人的山路…”十几日的相处已有了感情,再加上悲惨境遇的相似,张婶搂过冰筠,眼泪不住地流下来。

  冰筠亦是如此,但不知是什么坚挺着她的意志,很快便止住泪水,朝张婶深深地鞠一躬,然后在人们怜悯的目光下渐渐远去。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种惋惜,他们知道一个七岁的孩子独自走进深山那意味着什么,但对于一个无人照顾的孤儿来说,死或许是种远离苦难的解脱吧!

  进入深山,冰筠学着大人的样子用长木棍拨着前方的杂草,以防有蛇,还好,这一路上虽说见到几条,但它们很快便爬开,没有要攻击冰筠的意思。这时,冰筠似乎感到兜兜动了一下,这一路上兜兜几乎没吃过东西,只是偶尔会喝些水,消瘦了很多,人们都说它不行了,劝冰筠丢掉它,但冰筠每次都是坚决地摇摇头,始终将它放在自己的大兜里。兜兜是她现在唯一的亲人,更何况兜兜救过自己的命。

猜你喜欢

说来那蓝劭伦也是怪胎,诗颖穿那种阿妈级的睡衣,他还能对她有胃口?

说来那蓝劭伦也是怪胎,诗颖穿那种阿妈级的睡衣,他还能对她有胃口?若不是她们在出国前讨论要带的衣物时聊到睡衣,她还真不知道诗颖还在穿古董级的睡衣。她打了个哈欠,头也不回的跟好友挥

2020-04-04

我昨晚听到一件事,在联络上恩屏后,他要我过来警告你。」

我昨晚听到一件事,在联络上恩屏后,他要我过来警告你。」金少帆打量这间拥挤不堪的小套房,相当佩服身价上百亿的黄金单身汉,居然可以在这种地方窝下来。「什么事?」「有人在打探你的事。

2020-04-04

二哥,多谢你为小弟创造的机会,到了地府你可不要怪我,

二哥,多谢你为小弟创造的机会,到了地府你可不要怪我,哼!三王爷嘴角残存着一丝冷笑。跟着逃荒的难民走了十余日,冰筠终于来到了昆仑国的边缘地带。这时从身后过来一中年妇人,弯腰指着面

2020-04-04

清源最喜欢别人问他的修炼经历,当年清源独辟蹊径,

清源最喜欢别人问他的修炼经历,当年清源独辟蹊径,在掌握了昆仑心法最基本的知识后,便隐居后山只修炼昆仑心法,在中年级出山便已达到了第六层,当时轰动了整个昆仑门,最后因此破格从学院

2020-04-04

优从未放她们鸽子,这一次竟让她们等了两天

优从未放她们鸽子,这一次竟让她们等了两天,而且现在还音讯全无。这一点也不寻常啊。“可是,可是,优还没来…”孟菁叶收住泪水攻势,却还是在呜咽着,没见到优,她怎么能放得下心来!她无

2020-04-04